迷思

下周一就十九岁的我还在烦恼九岁的时候烦恼的事,原来烦恼出现了就不会消失,只是换着面孔不停地重复

他觉得好像伸出手就能触碰到她

辛福快乐都是暂时的恩典,而悲剧却是永恒的命运。可万物的轮回里他们显得同样弥足珍贵。

他搂过她的肩膀,指尖触碰着她脖颈上细腻的皮肤,胡乱地在她脸上吻着。尽管他鄙夷世俗的情爱,却对自己此刻直白又赤裸的爱意的表达毫不介怀,像是青春期的少年般笨拙而炽烈。她捧着他的脸颊回吻着他,酮体交缠,每一寸肌肤都在渴求对方的触碰。


尽管他们的下身因为方才性爱的欢愉而显得污浊淫靡,他们此刻的吻却是纯真的,这是一种无关性与欲,纯粹的爱意的表达。

艺术史看到埃及篇 又想起了在开罗死去的少年